松花炒蛋

一个安粉,过激那种。

开个小号放凹凸脑洞
旧设布伦达&旧现设杂糅安
西幻AU
人设性格太过我流ooc所以
不打tag
看得到是缘
看不惯也请好聚好散不要留言
感谢


以及,安雷/雷安都吃
除以上不吃其他雷狮相关cp,尤其骨科,尤其雷右
除以上不吃其他安右

补充,目前
现设偏安雷
旧设偏布安

————————

轻度社恐,可私聊,不混圈
任性,没文化,文盲级别
超凶

不爱船马恶心帅大猫猫
骑士道就是骑士道
还有杀马特发胶尬撩情商低
还有凝晶流焱我觉得挺好听
唉我逼事儿真多
【划掉】总之玩梗请适度【划掉】
【高亮】已升级为过!激!烦!梗!【高亮】
非!常!过!激!

坑品非!常!差!
是不以热度评论多少为转移的差_(:з」∠)_

凹凸世界安雷第三脑洞•下。

其实原本后来还有跟发条太太讨论关于格瑞和嘉德罗斯的身份物种设定,可惜微信因为故障卸载过一次,之前记录全部丢失。

这些是很早之前截下的图,当时有事打断,本来打算过段时间再截另一部分。

结果就,很悲伤。

所以今日事一定要今日毕呀!(突然鸡汤(滚

于是脑洞就这些。

再见。

第三个。

是灵异故事(并不是。

仍旧分了上下,怎么一次比一次多。

为了防雷还是标一标,cp凹凸世界安雷,不拆不逆。

这就是(下)了。

cp凹凸世界安雷,不拆不逆。

以及这其实是跟这个博客的第一和第二篇旧设安布的西幻AU世界观联动的故事。

但设定过于繁琐,大概有生之年是不会写了,兴许啥时候会放个文字设定叭。

这个脑洞图太多,于是是(上)

cp仍旧凹凸世界安雷,奇幻向,大概。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脑洞和大纲文手再度到了离开的时间。

放几个跟发条太太聊过的脑洞,cp是凹凸世界安雷,不拆不逆,不打tag,仅娱有缘人。

如果有幸得某位青眼,可以留言自取。

这是第一个。

对不起又一次占tag,灵感源图的沙雕脑洞片段。

大概是现pa,安雷两个一起出门。

路上安哥看不惯一个路人的什么行为就上前劝了两句,结果被挑衅还被污言秽语问候亲戚之类。

安哥好好说了几句最后表示忍不了我要跟你决斗。

想摘手套的瞬间反应过来自己的不是白的。于是转身就去扒一边看戏的雷总手套。

雷总懵逼:安迷修你干嘛?

安哥:借你手套用用我的不是白的。

雷总:????怪我咯你去怪建模啊而且你的行为ooc了知道吗老子才是专职打劫的海盗啊!不给!!

于是最后变成这两个人打起来了(。

不小心围观到神仙打架的嘴欠路人:……妈欸,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然后还脑补了旧设布哥的版本。

前因同前,然后变动部分大概是……

布哥:安迷修你确定吗?

安哥:????

布哥(一本正经):你要想好,扔白手套的行为约战的是生死决斗,除非一方死亡不可停止。如果你真的要用这种方式,秉持公正原则我会监督你们的决斗来确保结局符合规定。……当然,我相信死的不会是你。

安哥:……

路人:妈欸这两个人有病吗他们是不是有病算了不跟神经病一般见识怂了怂了赶紧跑!!!

然后安哥布哥一起看着路人扬尘而去。

安哥:看你把人吓的……说得跟真的一样。

布哥:我是(重音)认真的,这是原则问题。

安哥:……好好好你说了算。

END.

完结撒花……个鬼哦片段而已。

是一个大概不适合成文的脑洞。

来自文力不够图力没有的鶸的悲伤(sad

一个智障脑洞。

感觉安哥的眼睛颜色很接近蒂芙尼蓝,然后这种蓝另一个称呼是「浅知更鸟蛋蓝」。

脑补一下布哥某次送安哥生日礼物送了他一对知更鸟,一公一母,说感觉很适合你。

安哥捧着鸟不明觉厉。

布哥:等他们下了蛋你就懂了。

……

日哦这什么智障剧情哈哈哈哈但我真的觉得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


解释一下前篇的一句话文梗。

大概就是,安哥和布哥同属一个国家,他们对自己所在的王国未来有个共同的理想蓝图。

但是这个蓝图触及到许多官员和贵族的利益就有人朝野上下明里暗里阻拦他们制造危险。

其中当然包括布伦达的兄长们。

一串阴谋诡计懒得想。

总之最后安哥就为了推布哥上位杀掉一串碍事的人,其中可能包括其他皇子,不确定。

最后被抓。

布哥当时还没得到大权,但也有一定权力,再加上安哥已经除去了大多反对者,所以他得以在强词夺理(不是)据理力争之后使裁判所免除安哥死刑,给了他一个剥夺头衔永远不许再踏入国境一步的判决。

然后结尾画面大概是,安哥独自一人行走在荒漠里,腰间配着双剑,亚麻布料的披风被含着沙尘的风吹得扬起来,然后他忽然一回头,看向故国王都的方向。

而这时候王都中心正有一场盛事。

年轻的皇子恢宏庄严的礼仪调里登上长阶走到王座之前,曲调沉默之后老的王褪下了头上的冠冕,他伸手想要为新王加冕。

而新王阻拦了他。

他接过王冠为自己冠冕,然后说我接过这王冠并非为继承您的王国,而是为了我跟某个人共同的理想。

所以这一部分不用您来经手。

然后王都高塔的钟声响起,新王继任的仪式完成。

远方荒漠里的人拉下遮挡风沙的围巾露出自己的面容。

他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都看不到。

但他好像什么都听到了,也什么都看到了。

于是他露出微笑,眼里闪着光。

END.

再度完结撒花(什么鬼

欸为什么每个梗我总是先脑结局(

突发想到的一句话安布(布安?)梗。

——我为你流离失所,你为我加冕为王。

占tag致歉,记个梗。

◇梗前声明,此梗由我同发条太太 @小发条 联合拼凑而成。

◇以下正梗(????





就是,假设平行世界有个普通学生的雷狮,他总是在睡觉时候梦到另个世界,也就是大赛世界。

一开始是很模糊的,就跟普通的梦一样,画面不清楚,内容记不住,时间也很短。
但越到后来清晰的程度越来越高……

他开始发现自己梦到的是个非常真实的世界,虽然只能旁观,但其他人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都能很清楚的看到听到。

而且莫名有一种自己也参与在其中的感觉。

所以每当做梦的时候他的感受都很奇妙,有个「自己」在那个世界,而这里还有个自己在透过那个自己看那个世界。

又过了一段时间,某天他日常做梦,日常在梦里醒来,日常……个鬼!
没有哪家日常会在梦里醒过来还跟梦里的角色面面相觑呼吸相闻的!

……

面对这个情况,雷狮表示我很懵逼但我要装逼。

就一脸淡定。

安哥表示我受到了惊吓但不能表现惊讶。

就也很淡定。

两个人就都很淡定地开口:「安迷修是吧?/雷狮?」

……

沉默。

「你认识我?/你是谁?」

……

尴尬。

嗯,这是脑洞的开头(。

然后整个故事概述大概是,大赛世界线的部分,赛程已经进行到接近尾声,安哥还活着但雷总已经不在了。

至于雷总的死因容后再议(。

总之这样的背景下,某天安哥醒过来就在自己休息的房间里看到了一只活生生的雷狮。

这个雷狮基本只需要一眼就可以肯定不是他认识的那只。

干净,茫然,眉眼锐利又张扬,整个人都带着一种扑面而来的新鲜气息。(一言蔽之,太嫩(。

这种气息他曾经在很多人包括自己身上也感受过。

但那是很久之前了。

后来两个人就现状进行了一番和平友好针锋相对(???)的沟通之后,雷狮忽然发现这么久了自己还没「醒过来」,就有点方。

大概了解了雷狮状况的安哥表示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你回去,这种情况大赛方面也许会有应对方法。

但是你最好留在房间里不要出门,毕竟这里的你已经死了,(划掉)诈尸吓人有违道义(划掉)贸然出现会非常危险。

之后安哥为此奔波了几天,雷狮闷在房里觉得老子要爆了。

然后某天安哥带伤回来,雷狮的不爽终于达到顶峰。

因为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特么简直像只他日常最看不起的只能被人护在身后的弱鸡,这种无事可做的无力感让他非常,非常,不爽。

而且说真的,之前在梦里的了解还有从安迷修嘴里知道的讯息,他对这场大赛也很有那么些兴趣。

于是他状似玩笑地提出既然要待在这里一段时间不如我也去领个技能,这样也算有点安全保障。

安哥激烈反对。

两人大吵一架,雷狮最后表示你反对个屁你是老子谁。

安哥沉默,哑火。

第二天,雷狮想趁安哥不在干脆自己出门领技能。

然而临门一脚了想起来很重要的问题。

于是扪心自问——我靠老子能不能活着走到那个领技能的地方啊?

——不能。

……

这tm就很尴尬。

尴尬了会儿他想算了那出门望个风就在门口溜溜总没问题吧。

于是开门。

于是门板跟一颗裁判球亲密接触。

无辜的裁判球:(ಥ_ಥ)

一人一球就对脸懵了会儿。
然后同时反应过来。

人抓住球,球开口叫人。

人想问球能不能带个路我去领个技能耍一耍(,说不定就跟很多小说动漫还有游戏里一样赢了比赛老子就能回去了。

球想跟人说系统检测你是大赛里的黑户,虽然顶着跟某原参赛者一样的壳子也是黑户,黑户就要清理,在大赛怎么能不参加大赛。

所以请跟我走,正式加入大赛,赢了你就能回去了!

……

完美,思路一拍即合。

于是这天安哥回来以后,就很绝望地看到浑身蹿电在摆弄雷神之锤的雷狮。

这个绝望,是真的绝望。

之前没有说明,设定里这时候的安哥内心已经是处于一种难以准确形容的,很冷的模式。

大赛进行到现在,几乎所有他想救的人都没有救到,不想救但也没想过会死的人也死了。

当然作为一篇cp文此处特指雷总。

而且雷总的死因……
(特别声明,初始没有详细设定,后来由发条太太补充。)

雷总死在迷宫里。

那是他们两个人约好的最后的决战。

战至尾声的时候迷宫突然开始变动。

这原本应该是司空见惯的场景和程序,但这一次跟之前每一次都不同。

他们两个人都几乎力竭,迷宫的变动又非常巧的几乎像是要专门为他们造一座囚笼(其实更像是榨汁机,对不起(。

他们拼力向唯一仅剩的缺口奔去,但他们都逃不开了……理论上。

而现实是雷总突然停下脚步,安哥跑出去好一段后才注意到,奇怪地回过头的瞬间雷神之锤擦着他的鼻尖冲过去撞向出口处正在移动的迷宫壁,雷电劈碎了它们,出口被扩大了,但也只是一点。

以安哥的距离兴许还能脱离但雷总不可能。

于是雷总也不打算继续走。

他招来雷电落在安哥脚边迫使他又朝出口方向移动了一段距离,说「走啊安迷修,活下去去继续坚持你那可笑的道义吧,看看你坚持的究竟能得到什么结局。」(其实我觉得这么长一段话说起来时间根本不够所以就当此处有个昂热使用了时间零(什么

……之后这段挺难处理的我没想好反正这是个梗充其量是大纲所以就略过吧(ntm。

总之安哥逃出了那段变幻的迷宫,雷总留在了里面。

然后雷总死前给安哥留了讯息。

安哥终于脱身安全后,整个人也依旧处于一种非常茫然的状态。

他不明白雷总最后的行为到底代表着什么,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

然后终端响起提示音,他恍惚着打开查看,看到自己的排名上涨了一位。

他不用确认也知道是谁消失了。

再紧接着他发现,终端上还有一条未读消息。

来源是未知,内容也是空白。

发送时间就在他处于奔逃中的时候。

他沉默着想这条信息大概就是雷狮发给他的了,不然大赛里还剩了谁会在那种时候给他发消息呢。

可是他不知道雷狮究竟说了什么,也永远不会知道。

因为大赛系统设定(私设),死亡参赛者的所有信息一律清零。

在此之前,因为在大赛中的多次交手甚至偶尔的联手,他们两个人渐渐开始滑入似乎很暧昧却又杀气四溢的相处模式。

他们知道彼此之间同其他参赛者之间的氛围有所不同,他们可以感受到但却一直不说。

谁都不确认,谁都不先开口,直到其中一方死亡。

雷总的讯息可能是他终于开口了,也可能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但无论如何安迷修再也不可能知道。

而消失在迷宫里的雷总和那条讯息就一直是活着的安哥心里一个结,也是最后熄掉的火。

所以安哥看到这个普通学生的雷狮的时候,他内心会有活过来的感觉,所以他迫切地希望自己可以保护他,可以送他回去安全的世界。

可以救他。

所以他反对雷狮领取技能,即便知道在这个地方有了技能可以更安全。

因为如果雷狮没领技能,那么他是黑户的同时,也是大赛无关人士,理论上大赛应该对他负责。

就算回不去自己原来的世界,被随意遣送到哪个星球也可以好好活下去。

但是现在他领了技能,成为了参赛者。

他永远也回不去了。

而且可能(对安哥而言的)再度死去。

以上是基本剧情。

还有一个隐藏设定,普通人的雷狮其实之前做的梦都是通过大赛雷狮的视角看到的。

在他莫名来到大赛世界的这一晚他刚好梦见「自己」死了。

所以,也就是说,大赛雷狮的讯息究竟是什么,这个雷狮是知道的。(但是我不知道(

所以兴许他质问安哥你算我的谁的时候带着一点情绪,兴许没有。

谁知道呢……(





补充结尾,依然由发条太太友情提供,赞美她!

雷狮领到技能的当晚,心情比之前轻松爽快了不知道多少。于是愉快地入睡。

然而睡到一半忽然呼吸困难,睁眼看到有人伏在他身上双手掐着他脖子分明想要扼死他。

屋里没有别人这个人当然只能是安哥。

雷狮挣扎着问安迷修你发什么疯。

安哥脸埋在阴影里声音也很平直:「我早就在想了,也许杀了你,你就可以回去了。」

雷狮愣了一瞬间,给他气笑了:「回去?你掐着我的手感是空气?掐死我送回去一个死人吗?」

安哥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慢慢松开手,伏下身,额头抵着雷狮的肩窝。

一片安静。

一片安静里雷狮皱起眉想问你又要干嘛。

然后察觉肩部的衣裳有些温热的濡湿。

然后他也沉默。

沉默片刻后说:「喂安迷修。」

「那个人给你留了讯息对吧。」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我看到了。」

「你……」

「想知道吗。」

END.

完结撒花(不是。





以上为全梗……并不打算写。

所以……

有太太愿意认领吗!(做梦

如有意愿请不要客气随意取用!(说了是做梦





再度占tag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