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炒蛋

一个安粉,过激那种。

开个小号放凹凸脑洞
旧设布伦达&旧现设杂糅安
西幻AU
人设性格太过我流ooc所以
不打tag
看得到是缘
看不惯也请好聚好散不要留言
感谢


以及,安雷/雷安都吃
除以上不吃其他雷狮相关cp,尤其骨科,尤其雷右
除以上不吃其他安右

补充,目前
现设偏安雷
旧设偏布安

————————

轻度社恐,可私聊,不混圈
任性,没文化,文盲级别
超凶

不爱船马恶心帅大猫猫
骑士道就是骑士道
还有杀马特发胶尬撩情商低
还有凝晶流焱我觉得挺好听
唉我逼事儿真多
【划掉】总之玩梗请适度【划掉】
【高亮】已升级为过!激!烦!梗!【高亮】
非!常!过!激!

坑品非!常!差!
是不以热度评论多少为转移的差_(:з」∠)_

对不起又一次占tag,灵感源图的沙雕脑洞片段。

大概是现pa,安雷两个一起出门。

路上安哥看不惯一个路人的什么行为就上前劝了两句,结果被挑衅还被污言秽语问候亲戚之类。

安哥好好说了几句最后表示忍不了我要跟你决斗。

想摘手套的瞬间反应过来自己的不是白的。于是转身就去扒一边看戏的雷总手套。

雷总懵逼:安迷修你干嘛?

安哥:借你手套用用我的不是白的。

雷总:????怪我咯你去怪建模啊而且你的行为ooc了知道吗老子才是专职打劫的海盗啊!不给!!

于是最后变成这两个人打起来了(。

不小心围观到神仙打架的嘴欠路人:……妈欸,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然后还脑补了旧设布哥的版本。

前因同前,然后变动部分大概是……

布哥:安迷修你确定吗?

安哥:????

布哥(一本正经):你要想好,扔白手套的行为约战的是生死决斗,除非一方死亡不可停止。如果你真的要用这种方式,秉持公正原则我会监督你们的决斗来确保结局符合规定。……当然,我相信死的不会是你。

安哥:……

路人:妈欸这两个人有病吗他们是不是有病算了不跟神经病一般见识怂了怂了赶紧跑!!!

然后安哥布哥一起看着路人扬尘而去。

安哥:看你把人吓的……说得跟真的一样。

布哥:我是(重音)认真的,这是原则问题。

安哥:……好好好你说了算。

END.

完结撒花……个鬼哦片段而已。

是一个大概不适合成文的脑洞。

来自文力不够图力没有的鶸的悲伤(sad

一个智障脑洞。

感觉安哥的眼睛颜色很接近蒂芙尼蓝,然后这种蓝另一个称呼是「浅知更鸟蛋蓝」。

脑补一下布哥某次送安哥生日礼物送了他一对知更鸟,一公一母,说感觉很适合你。

安哥捧着鸟不明觉厉。

布哥:等他们下了蛋你就懂了。

……

日哦这什么智障剧情哈哈哈哈但我真的觉得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


解释一下前篇的一句话文梗。

大概就是,安哥和布哥同属一个国家,他们对自己所在的王国未来有个共同的理想蓝图。

但是这个蓝图触及到许多官员和贵族的利益就有人朝野上下明里暗里阻拦他们制造危险。

其中当然包括布伦达的兄长们。

一串阴谋诡计懒得想。

总之最后安哥就为了推布哥上位杀掉一串碍事的人,其中可能包括其他皇子,不确定。

最后被抓。

布哥当时还没得到大权,但也有一定权力,再加上安哥已经除去了大多反对者,所以他得以在强词夺理(不是)据理力争之后使裁判所免除安哥死刑,给了他一个剥夺头衔永远不许再踏入国境一步的判决。

然后结尾画面大概是,安哥独自一人行走在荒漠里,腰间配着双剑,亚麻布料的披风被含着沙尘的风吹得扬起来,然后他忽然一回头,看向故国王都的方向。

而这时候王都中心正有一场盛事。

年轻的皇子恢宏庄严的礼仪调里登上长阶走到王座之前,曲调沉默之后老的王褪下了头上的冠冕,他伸手想要为新王加冕。

而新王阻拦了他。

他接过王冠为自己冠冕,然后说我接过这王冠并非为继承您的王国,而是为了我跟某个人共同的理想。

所以这一部分不用您来经手。

然后王都高塔的钟声响起,新王继任的仪式完成。

远方荒漠里的人拉下遮挡风沙的围巾露出自己的面容。

他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都看不到。

但他好像什么都听到了,也什么都看到了。

于是他露出微笑,眼里闪着光。

END.

再度完结撒花(什么鬼

欸为什么每个梗我总是先脑结局(

突发想到的一句话安布(布安?)梗。

——我为你流离失所,你为我加冕为王。

占tag致歉,记个梗。

◇梗前声明,此梗由我同发条太太 @小发条 联合拼凑而成。

◇以下正梗(????





就是,假设平行世界有个普通学生的雷狮,他总是在睡觉时候梦到另个世界,也就是大赛世界。

一开始是很模糊的,就跟普通的梦一样,画面不清楚,内容记不住,时间也很短。
但越到后来清晰的程度越来越高……

他开始发现自己梦到的是个非常真实的世界,虽然只能旁观,但其他人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他都能很清楚的看到听到。

而且莫名有一种自己也参与在其中的感觉。

所以每当做梦的时候他的感受都很奇妙,有个「自己」在那个世界,而这里还有个自己在透过那个自己看那个世界。

又过了一段时间,某天他日常做梦,日常在梦里醒来,日常……个鬼!
没有哪家日常会在梦里醒过来还跟梦里的角色面面相觑呼吸相闻的!

……

面对这个情况,雷狮表示我很懵逼但我要装逼。

就一脸淡定。

安哥表示我受到了惊吓但不能表现惊讶。

就也很淡定。

两个人就都很淡定地开口:「安迷修是吧?/雷狮?」

……

沉默。

「你认识我?/你是谁?」

……

尴尬。

嗯,这是脑洞的开头(。

然后整个故事概述大概是,大赛世界线的部分,赛程已经进行到接近尾声,安哥还活着但雷总已经不在了。

至于雷总的死因容后再议(。

总之这样的背景下,某天安哥醒过来就在自己休息的房间里看到了一只活生生的雷狮。

这个雷狮基本只需要一眼就可以肯定不是他认识的那只。

干净,茫然,眉眼锐利又张扬,整个人都带着一种扑面而来的新鲜气息。(一言蔽之,太嫩(。

这种气息他曾经在很多人包括自己身上也感受过。

但那是很久之前了。

后来两个人就现状进行了一番和平友好针锋相对(???)的沟通之后,雷狮忽然发现这么久了自己还没「醒过来」,就有点方。

大概了解了雷狮状况的安哥表示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你回去,这种情况大赛方面也许会有应对方法。

但是你最好留在房间里不要出门,毕竟这里的你已经死了,(划掉)诈尸吓人有违道义(划掉)贸然出现会非常危险。

之后安哥为此奔波了几天,雷狮闷在房里觉得老子要爆了。

然后某天安哥带伤回来,雷狮的不爽终于达到顶峰。

因为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特么简直像只他日常最看不起的只能被人护在身后的弱鸡,这种无事可做的无力感让他非常,非常,不爽。

而且说真的,之前在梦里的了解还有从安迷修嘴里知道的讯息,他对这场大赛也很有那么些兴趣。

于是他状似玩笑地提出既然要待在这里一段时间不如我也去领个技能,这样也算有点安全保障。

安哥激烈反对。

两人大吵一架,雷狮最后表示你反对个屁你是老子谁。

安哥沉默,哑火。

第二天,雷狮想趁安哥不在干脆自己出门领技能。

然而临门一脚了想起来很重要的问题。

于是扪心自问——我靠老子能不能活着走到那个领技能的地方啊?

——不能。

……

这tm就很尴尬。

尴尬了会儿他想算了那出门望个风就在门口溜溜总没问题吧。

于是开门。

于是门板跟一颗裁判球亲密接触。

无辜的裁判球:(ಥ_ಥ)

一人一球就对脸懵了会儿。
然后同时反应过来。

人抓住球,球开口叫人。

人想问球能不能带个路我去领个技能耍一耍(,说不定就跟很多小说动漫还有游戏里一样赢了比赛老子就能回去了。

球想跟人说系统检测你是大赛里的黑户,虽然顶着跟某原参赛者一样的壳子也是黑户,黑户就要清理,在大赛怎么能不参加大赛。

所以请跟我走,正式加入大赛,赢了你就能回去了!

……

完美,思路一拍即合。

于是这天安哥回来以后,就很绝望地看到浑身蹿电在摆弄雷神之锤的雷狮。

这个绝望,是真的绝望。

之前没有说明,设定里这时候的安哥内心已经是处于一种难以准确形容的,很冷的模式。

大赛进行到现在,几乎所有他想救的人都没有救到,不想救但也没想过会死的人也死了。

当然作为一篇cp文此处特指雷总。

而且雷总的死因……
(特别声明,初始没有详细设定,后来由发条太太补充。)

雷总死在迷宫里。

那是他们两个人约好的最后的决战。

战至尾声的时候迷宫突然开始变动。

这原本应该是司空见惯的场景和程序,但这一次跟之前每一次都不同。

他们两个人都几乎力竭,迷宫的变动又非常巧的几乎像是要专门为他们造一座囚笼(其实更像是榨汁机,对不起(。

他们拼力向唯一仅剩的缺口奔去,但他们都逃不开了……理论上。

而现实是雷总突然停下脚步,安哥跑出去好一段后才注意到,奇怪地回过头的瞬间雷神之锤擦着他的鼻尖冲过去撞向出口处正在移动的迷宫壁,雷电劈碎了它们,出口被扩大了,但也只是一点。

以安哥的距离兴许还能脱离但雷总不可能。

于是雷总也不打算继续走。

他招来雷电落在安哥脚边迫使他又朝出口方向移动了一段距离,说「走啊安迷修,活下去去继续坚持你那可笑的道义吧,看看你坚持的究竟能得到什么结局。」(其实我觉得这么长一段话说起来时间根本不够所以就当此处有个昂热使用了时间零(什么

……之后这段挺难处理的我没想好反正这是个梗充其量是大纲所以就略过吧(ntm。

总之安哥逃出了那段变幻的迷宫,雷总留在了里面。

然后雷总死前给安哥留了讯息。

安哥终于脱身安全后,整个人也依旧处于一种非常茫然的状态。

他不明白雷总最后的行为到底代表着什么,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

然后终端响起提示音,他恍惚着打开查看,看到自己的排名上涨了一位。

他不用确认也知道是谁消失了。

再紧接着他发现,终端上还有一条未读消息。

来源是未知,内容也是空白。

发送时间就在他处于奔逃中的时候。

他沉默着想这条信息大概就是雷狮发给他的了,不然大赛里还剩了谁会在那种时候给他发消息呢。

可是他不知道雷狮究竟说了什么,也永远不会知道。

因为大赛系统设定(私设),死亡参赛者的所有信息一律清零。

在此之前,因为在大赛中的多次交手甚至偶尔的联手,他们两个人渐渐开始滑入似乎很暧昧却又杀气四溢的相处模式。

他们知道彼此之间同其他参赛者之间的氛围有所不同,他们可以感受到但却一直不说。

谁都不确认,谁都不先开口,直到其中一方死亡。

雷总的讯息可能是他终于开口了,也可能只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但无论如何安迷修再也不可能知道。

而消失在迷宫里的雷总和那条讯息就一直是活着的安哥心里一个结,也是最后熄掉的火。

所以安哥看到这个普通学生的雷狮的时候,他内心会有活过来的感觉,所以他迫切地希望自己可以保护他,可以送他回去安全的世界。

可以救他。

所以他反对雷狮领取技能,即便知道在这个地方有了技能可以更安全。

因为如果雷狮没领技能,那么他是黑户的同时,也是大赛无关人士,理论上大赛应该对他负责。

就算回不去自己原来的世界,被随意遣送到哪个星球也可以好好活下去。

但是现在他领了技能,成为了参赛者。

他永远也回不去了。

而且可能(对安哥而言的)再度死去。

以上是基本剧情。

还有一个隐藏设定,普通人的雷狮其实之前做的梦都是通过大赛雷狮的视角看到的。

在他莫名来到大赛世界的这一晚他刚好梦见「自己」死了。

所以,也就是说,大赛雷狮的讯息究竟是什么,这个雷狮是知道的。(但是我不知道(

所以兴许他质问安哥你算我的谁的时候带着一点情绪,兴许没有。

谁知道呢……(





补充结尾,依然由发条太太友情提供,赞美她!

雷狮领到技能的当晚,心情比之前轻松爽快了不知道多少。于是愉快地入睡。

然而睡到一半忽然呼吸困难,睁眼看到有人伏在他身上双手掐着他脖子分明想要扼死他。

屋里没有别人这个人当然只能是安哥。

雷狮挣扎着问安迷修你发什么疯。

安哥脸埋在阴影里声音也很平直:「我早就在想了,也许杀了你,你就可以回去了。」

雷狮愣了一瞬间,给他气笑了:「回去?你掐着我的手感是空气?掐死我送回去一个死人吗?」

安哥沉默。

沉默了一会儿,慢慢松开手,伏下身,额头抵着雷狮的肩窝。

一片安静。

一片安静里雷狮皱起眉想问你又要干嘛。

然后察觉肩部的衣裳有些温热的濡湿。

然后他也沉默。

沉默片刻后说:「喂安迷修。」

「那个人给你留了讯息对吧。」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我看到了。」

「你……」

「想知道吗。」

END.

完结撒花(不是。





以上为全梗……并不打算写。

所以……

有太太愿意认领吗!(做梦

如有意愿请不要客气随意取用!(说了是做梦





再度占tag致歉!

话唠给话唠的回复的回复及细节补充(。

在发上来之前我看了下字数统计。
emmmmmm
没事啦反正都是废话不用回复的!!!_(:з」∠)_

@小发条 一下!





嗯,看过批改(。之后发现果然很多地方没有对接成功的啊XDDDDD

不过虽然没成功但谜之觉得这比脑回路完全一致有趣的多我可能是有病……不是应该惭愧的吗!!!

咳咳好了来开始正经回复。

嘉德罗斯的改口那里,看了回复确实,比起我的理解太太你的感觉和想法更贴合嘉的个性。果然还是对嘉这样个性的角色解读苦手啊(趴。

明信片的地方。
没必要回顾吗……也不知道是该觉得欣慰还是难过了。
然后你跟朋友的对答,寄丢了或人丢了……喂这两个设想都很可怕啊!
……虽然我看到当时也两种想法都在脑子里滚过一遍就是了(。
算了果然还是不要想太多,对自己对他们都好。
而你想到的那个场景……就算不是在雷狮眼里也很美啊!!(再度怨念自己不是画手系列。
不过算了。想想就算了(。

乌鸡配色的银爵哈哈哈哈哈住口啦让我以后怎么继续面对乌鸡汤啦!毕竟这菜家里还蛮常吃的(。
墙是安哥自己刷的吗……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段旋律。
对,就是那段。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
……哦对不起,既然坑坑洼洼那看起来不怎么强(不你
啊对说到这个花店,我就顺便把之前说过想讲但忘掉的其他细节说一说吧。

就,老实说一开始看到瑞开花店的时候,想过会不会是安哥的(划掉)怂恿(划掉)建议,因为安哥他新人设不是爱好园艺嘛XDDD
不过后来看下文没提到这点,而且比起安哥,瑞显然是对园艺更精通也更喜欢那个,毕竟大学时就是园艺部的成员,也有段写嘉看着瑞摆弄干花(?),所以写评的时候也就自动吞下去了,现在就随便讲出来卖个蠢(????

还有关于店名……我英文不好,超烂的,第一次看就扫过去没想着翻译。
后来睡前不知道怎么想起来了,试着脑内翻译了下又百度了下。
第一反应,啊居然真的是白色恋人吗!窃喜了一秒自己英文起码还是小学生水平(。
第二反应,那个牌子的巧克力饼干挺好吃的(不你
第三……没第三了。
哈哈哈哈其实说这个好像也没什么用,但就觉得想说一下哈哈哈(。
……卧槽!码完回复想起你说隔壁的评论我就过去看了眼,结果,真的,跟那个巧克力有关系吗!
为自己的脑回路谜之自豪(????
以及想想确实是格瑞会喜欢的款哈哈哈。

矮螺丝(。)那里是真的很可爱啦!然后打这个称呼的时候莫名觉得膝盖一痛,可能被踹了吧(。
哈哈哈哈说到这个想起B站看小蛇老师的录播的时候,拿着螺丝明信片的老师一句「欸,长大啦?不是小矮子啦?」哈哈哈哈哈(被揍
啊看到隔壁说后来嘉跟瑞差不多高了是吗,真的长大了。所以,瑞后来多高?(。

嗯……说到紫和金,不知为啥第一反应是郁金香。
确实高雅的感觉呢。
说到感情暗示,突然想不知道格瑞察觉这点没有?应该是察觉了的吧,虽然不会什么都说,但瑞该算是细心的人来着?
话说回来看到这个嘉在不晓得瑞已经有对象前的暗示,再想到这之后过不多久瑞就告诉他自己跟安哥在交往了。
……替他心塞一秒钟,虽然没必要(。

啊我在隔壁评论回复看到关于嘉和瑞几年前的最后约架了,这段没被放上明面的过往看起来确实很悲伤。
本来两人间所可能走向的结局,因为信息掌握的不足够而岔开错过了,这种事真的太难过了。
不过感觉无论来几次他们都会在那个时间错过,因为嘉不可能是那种说「因为我要走了所以你来最后陪我打一架」的人吧,这种类似委曲求全和示弱的行为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
所以,就,只能,一个悲伤的故事(。
但就像你说得一样,嘉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因为过往绊住脚步的,他是会向前的人。
祝福他,阿门(?????
(虽然我已经想不出他以后还能跟谁在一起了(。

嗯……我……很喜欢你那个任意门的形容。
想起之前很火的那个韩剧了,叫什么来着,孤单又灿烂的神?
里面那个人形任意门真棒(你等等。
只是可惜瑞已经不是当初的少年了啊,但好像也没那么可惜。
在什么样的年纪,做什么样的事。
他只是做了成熟的选择。
何况这选择并不差,是吧XDDDD

啊看到七年之痒和行尸走肉……我是震惊的。
因为,完全,没有,看出来。
对不起……
可能因为我本身是不喜欢改变比较倾向于那种一成不变生活的吧……
安哥感觉麻木的生活可能恰恰是我的理想型?
所以完全没感觉出来甚至还有点小羡慕(。
所以这就……尴尬了……

欸「找个人一起」这句果然是我想太多嘛XDDD
然后,真的,看到安哥可能想过跟雷狮一起站在好望角,我的第一反应是——已经去过的地方雷狮还会再去一次???
(手动笑哭.gif

原来女性没问题吗!
……哦也对从性向上看确实没什么吃醋在意的点,瑞也不是会在这种事上乱怀疑的人。
不过安哥对女性的体贴感觉真的好容易勾来麻烦啊XD
恋爱咨询顾问更容易被吐槽吗?
……想想好像真的是?
哈哈哈哈哈可是我一时槽不出来就先放过吧!(你

对啊太美了!前提是长得好看(不你

emmmm所以果然安瑞比较好,毕竟笑一笑十年少(不是

嗯对,我当时没考虑到这一面,确实这样是瑞会有的态度,在恰当时机明确的告知是对双方的尊重也是负责。
这个处理很棒了。

猪扒饭啊……没吃过(。
然后我在想不然你们周末一起去一趟学校食堂好了干嘛还要推来推去哈哈哈哈……然后回想起家里经常出现的「你吃」「我不吃你吃」对话。
……算了,生活里的常态吧。
还有说起来周末食堂营业吗?反正我们学校是营业的,就是菜色少很多。
话说回来,这真是少有的,看到提到大学食堂不吐槽的文了……无论原创还是同人(。

嗯我蛮喜欢你后面说的这一段的,两个人一起珍惜着的同一段感情,一定可以走得长长久久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文手日常嫌弃自己不是画手系列。不过真的是很好看啊,这些画面。




好,以上是回复。

接下来补充之前说的细节。

不过我觉得这次包括回复在内应该都没什么值得二次回复的地方,因为比起认真文评其实我觉得更像是随口聊天哈哈哈。说是补充细节但更像是「看到这个地方我在想什么」,那些一闪而过的念头啦。
没什么好回复,估计也很难回复XDDD

比如看到嘉跟格瑞德比试还包括发胶用量的时候,我想了想瑞那个反重力的发型,认真觉得嘉德罗斯在这一点稳输的XDDDD
(啊说到这里去百度了一下,算了,不相上下吧还是。总是被老福特画手太太蒙蔽我的记忆(。
不过说起来啊,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有没有还保有那个发型?

很喜欢那段安哥回忆起来的,嘉盯着瑞手指看时的眼睛。
「把格瑞干炼的手指剪影映在其中,变成堆积在底层的漆黑干柴。」
这个比喻太有画面感了,几乎能想象出那双金色的眼底匡着格瑞手指的影子,然后灼灼燃着火光的样子。
不过这个画面一定得是动画风才能表现出来吧XDDD
……哎,又开始嫌弃自己了。

啊,看到安哥盯着墙皮看了会儿然后跟同伴说没办法参加娱乐活动有要紧事的地方了。
之前没注意,现在结合一下你前面的回复再看这里,真的能感受到安哥这时候心里慌得一批(不是,没有.jpg)迫不及待想要做点什么的感觉了www

还有一些挺可爱的地方,像嘉嘉跟向日葵的单方对峙(???
不过联系下文来看他不会只是在考虑「为什么这个向日葵跟我知道的不一样它怎么没有葵花籽」吧哈哈哈哈
说起来两个人在花店里的对话,带入环境的话谜之有种没话找话感(啊我不是说……总之,你懂我意思吧?就是不满足于彼此沉默又不知有啥话题可以带动起来就只好想到什么说什么……那种。当然,只是我个人感觉OTL),但内容真的很贴合人物性格。

还有花店奇怪的水分蒸发速度,不是心理因素的话那该说是气场吗哈哈哈,可以算到灵异事件里了(不是

还有嘉说出「你今天不用营业了」时候那个描写!真的霸总啊那感觉,邪魅一笑啥的(不是,没有。
还有格瑞的反应,哈哈哈哈看到的时候在想「啊瑞哥你居然也是知道这个梗的人!!」
……好啦我知道真相是太太你知道(什么鬼

哦对有句话我看的时候理了几遍都没太看懂……
就是「这一次他不再拒绝,是因为将每一朵花赋予价值,值得它们最后心满意足的绽放芬芳」这里。
这个「赋予价值」究竟单纯指的是嘉说买店里的花,还是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嘉德罗斯的开车方式,很emmmmm王者风范,嗯(。

再是瑞跟嘉说出「我们在交往」之后,「远方夕暮的橙黄余光照透了车窗玻璃里的侧脸,他望着这一刻的自己,好像比在店内的窗户中更有温度一些了」。
这个「更有温度」一些我一度想过瑞是不是有瞬间脸红。
然而再想想应该不可能,所以就只是字面意义上的,被暖色的光照着,显得脸色也暖了一些吧。
或者也有可能,嘉突然的来访,其实对瑞不是毫无触动,他没有表面上那么波澜不兴,甚至可能面对着这个人思绪里是有点微妙可确实存在的恍惚的。
直到他自己说出这句话之后,像是把那种被故人来访带起的状态打破了落在现实里。
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就觉得「温度」这个词同「真实」很容易联系在一起。
所以感觉这句话有点像瑞脱离了微微的恍惚之后再看自己,要比在店里时的状态更真实……那种感觉。
当然……直觉告诉我,以上八成是我自己没事想太多玩过度解读(这里有个卧倒的颜文字,电脑输入法打不出来你自己脑补下(卧倒

OH再看到没有恋爱经验的格瑞要给安哥做思想开导工作突然觉得确实很痛苦哈哈哈哈
不由脑补出他冰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实则绞尽脑汁在想该怎么说说什么XDDDD

说嘉德罗斯是一团不安稳的火焰那一段,想一下对他们来说确实是的。
他来时遇着暴风骤雨轰轰烈烈,走后就莫名天朗气清惠风和……不,不是,这怎么觉得是在说瘟神。不是不是你听我解释。
总之确实就很巧了。
但是忍不住想到海啸和火圈外的银爵同学,同为前五那么没存在感真是心疼(什么鬼。

看嘉问瑞「什么时候」然后瑞的回忆。
所以安瑞算得上潜移默化日久生情吗?倒是真的算非常平淡的开始了,平淡到让当事人都记不住。
甚至让看官如我有瞬间忍不住担心真的是爱情不是习惯吗?
但要说起来确实是适合他们两个人模式。
两个被不省心对象折腾过的人凑在一起过一下老年人生活也不错(什么
虽然瑞并不算被折腾过哈哈哈哈

啊,突然,想到嘉问「什么时候」和「那家伙哪点好了」,是想看看自己晚了多久(划掉)还有没有救(划掉)还有多大机会(有区别吗?)吗?
总之算是刺探敌情?(????

我靠才注意到嘉开车的姿势非常技高人胆大啊???
一只手抵在窗缘一只手把控方向盘……
大佬了,给跪OTL

看到「略有距离的并排走着」,道理上讲是该这样没问题,但是莫名难过。

因为群聚效应戾气增长的嘉和日常习惯超市特卖场节奏的瑞哈哈哈哈
毫无疑问,这次比试是格瑞选手以绝对优势胜出,这个结果告诉我们,生活是最好的老师,要学会体验生活(一本正经胡说八道.jpg

在电梯里的时候遇到的两个学生,从格瑞的视角都用了当初故人的行止来形容他们,瞬间觉得,啊,老了(。

绕着笼子窥觊的老虎好有画面感啊……
还很好奇「一些和平友爱的竞争」是什么样的竞争XDDD

再看一遍,约架(……)那一段的描写真的是太漂亮了。
嘉眼瞳里的瑞,瑞的灵魂在肉体桎梏下的瞬间跃动,还有瑞眼里的嘉。
有这么漂亮的一场约架,就算未遂嘉德罗斯此行也不亏了(。

以及置气噘嘴角的嘉真的画面上超可爱啊哈哈哈哈再度怨念一下怎么没摸上去。
(摸上去估计嘉就可以现场打一架实现人生目标了(。

看到瑞做的总结 ,「只有一段……就不算差」这里。
忽然觉得安哥怕不是拿自己的稳稳住了瑞哥(不是。

安哥回到家开灯,想到万一说完真有个声音回答会很可怕的时候。
我也跟着设想了一下。
顿时整个人一怂……
有点冷。

安哥那个,特定时间才有的洁癖……
oh即视感和代入感都超强……

我蛮喜欢对于安哥个雷总交往过程的那段概括。
像是目睹了一场海啸从涌起到风平浪静的过程。
虽然风平浪静之后,就是海盗该扬帆起航离开海港的时候了。

在安哥眼里的雷狮带着头巾面对海风的描写之后,看到海鸥的比喻。
我,不用一秒,想到了那个表情包。(在xx的边缘小心试探.jpg
还有雷总,面对海风的时候还好,你的头巾可以帅一把,可是转身背对的那个瞬间,不会糊脸吗(。

哦对那张明信片上还是葡萄牙文……
我都没见过葡萄牙文……
是你们学霸赢了。(我良辰,甘拜下风.jpg

格瑞背对安换衣服时候脸上的不输给面对一顿丰盛晚餐的笑意,嗯,我怀疑是被安哥讨赏(?)的态度逗笑的……(。

安哥臆想中在墙面上看到打开的有向日葵的窗口这个描写十分有趣,如果是在影视剧里这个场景的出现应该会有很好的表达效果。
这扇窗打开了又合上了,这段插曲响起来又结束了。
并没有人从这扇窗跳出去,去拥抱追随那簇向日葵。
那个人留下来站在不远处,像一枝安稳开放的白玫瑰。

两个人(单方面)拥抱的这一部分,非常安静,非常柔软。
像松了口气又像找寻安全感。
而被拥抱的人对此默然纵容,给予他想要的。
安也希望能给这个白色的人以温暖。
相互给予这很好。

以及最后这段部分的描写,完全看出花店店名的由来和妥帖了。
确实是「白色恋人」呢。

好啦,应该就是以上这些了XDDDD




不会取题目欸……就给发条太太的长评!!


开头试着  @小发条 一下XDDDD



看完之后感觉太太在开头标注的就是对这篇文的本质最好的概括了。

确实是温柔且现实的故事。

从头看到尾,除了部分对于过去的回忆描写之外,另有很多地方让人能即使抛开这些段落也能清晰意识到时间的流逝和给人带来的影响。

印象最深的一点是嘉在瑞说出自己在跟安交往时,提到安时的那次改口。

看到这里的瞬间莫名被某种非常现实的感觉击中了,如果说之前还单纯看做是个故事的话,这个地方就切实给了我一种真实感。

类似于「啊,这样的人也会有所改变啊」的想法,虽然这种微小(????)的改变可能只在格瑞面前才会有吧哈哈哈哈。

因为动漫没怎么看啦所以跟嘉不熟,但个人感想假如是更年轻的大学时代的嘉,才不会管对面听他讲话的人是谁吧,他想怎么称呼别人就怎么称呼,就算面对格瑞也无所畏惧。

再放到文里的现在来看,就对比很鲜明了。

而且说真的,即便他不改称呼格瑞估计也不会说什么吧?毕竟应该是习惯了哈哈哈。

但他还是改了。

就莫名从这里窥到一点在他们分离的那些时段里,格瑞这个人,这个存在在嘉心底被保留的位置有多重要,甚至可以说念念不忘,甚至学会试着珍惜。

然后除了这一点,还有是安在找干燥剂的时候翻到的明信片。

感觉上他刚看到它们,还没从抽屉里抽出来的时候,是有瞬间在想「这是什么」的。

于是这也是一股很重的时空隔离感了。

安和雷两个,不论从众所周知的性格理念对立还是从太太文里简单的描述来看,在一起会经历到的无疑会是让人在有段时间认为是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感情。

然后算是代表这份感情存在过的,收尾一样的证据般的明信片被不算随意丢弃但也并不特别看重地放在收放文件的抽屉里了,又在某一日被主人带着些许困惑的翻出来,然后心情复杂又平静地回忆起一段不会忘记但也不死抱不放的感情。

……时间就在这里了。

然后啊,抱歉作为一个安雷党看到那张唯一写了字的明信片我忍不住脑洞了一下。

不知道写了字的这一张是不是最后被寄出的一张?

如果是的话,雷狮有没有期待过什么回复?

然后因为没有回复,所以就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不再寄出了。

可是吧回头看看描写,只有收信人地址而没有寄信人的明信片,即便想要回复也无从下手吧?

何况就算有,谁又知道航程不定的海盗在回复抵达的时候身在何方呢。

反正这个给个问题不给人回复机会也不在乎回复的做法可以说很符合他的个性了……

再说说时间之外的话题。

我说过文里有好几个地方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比如安哥走到花店窗边觉得这天的向日葵比往日多了一些,

比如他对着掉皮的墙面脑回路清奇地联想到乌鸡汤,

比如对着菜市场里面目纯朴的乌鸡想起以前热爱动物的同学(话说这同学是银爵吗哈哈哈哈哈),

还有格瑞脑补嘉德罗斯要的丑得醉人的紫金双色玫瑰(说起来是两人瞳色啊),

还有回忆起两人球场的初次结缘(??)格瑞第一次知道人真的可以气成球……

很多地方。

像羽毛挠在心底一样看着想笑,无论是出自回忆还现在,都是温软的太平的,生活的感觉。

这些小细节排在故事里,让回忆不酸涩,现时也不苦闷。

很好的奠定了整个故事的温柔基调,过往和现时毫无冲突的并行在一起了。

然后再说每个人对过往的态度。

安哥的上面应该已经算说过了就不再重复,然后嘉的。

开始文评前我翻了下之前的评论,发现太太的朋友已经给了他一个可以说很准确的理解。

这篇文里嘉的态度,时隔多年突然出现在花店里,张扬肆意的个性并没太多改变但又确实在有些地方开始顾及他人(我不如直接说格瑞好了,吐魂.jpg)的心情和意见(称呼和停车的事),说想回学校看看其实主要的目的是当初格瑞总是借以躲避他的天台园艺区。

然后,在这里约架(不是……不是吗?!居然是约架啊我才反应过来!!!)。

(顺便说约架提到的地点堪称浪漫,真的年轻人听了绝对要心动的。

然后约架不成(。),他微微做了点埋怨,脸色沉下去,就没再继续要求了。

啊看到这里真是突然有点心疼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斗志更胜,可以看做是放弃的意思吧?

以前那个对于约架执着到格瑞不得不跑到天台来躲的孩子,在同样的地方做出了最后放手的决定。

这个地方,见证执着,见证放弃,见证拒绝,见证成长。

就跟太太那位朋友说的一样,他知道了格瑞在跟安哥交往,知道他过得不错,但还是坚持要把自己的来意让格瑞知道。

这次他给格瑞选择的机会,然后得到回答,知道他不愿意,那么就算了。

——「既然你确定这样比跟我走更是你想要的,那你就继续幸福下去,我也不打算破坏。」

他是真的学会爱人了吧。

至于格瑞。

文里关于嘉瑞的回忆的部分基本都是以格瑞的视角来的,而从这些部分我感觉到的是他应该算很喜欢那段时光,回忆起来也觉得有趣。

但并不怀念,也不存在恋恋不舍。

那是过往,是生活,他在那段时光里遇到很难忘记的人,也不打算忘。

但他还是选择当下。

因为他站在这个时间,他没有能力跨越时间去回到以前,所以他不会用以前的自己的思路和心境给现在的自己做出选择。

清醒而利落的人。

当然,其他两位也是。

(顺便说我好怨念格瑞怎么没有摸上去哦……好想看嘉的反应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该说安和瑞两位现在进行时的这段感情了吧。

作为一个安粉所以请容许我先说安哥。

故事的整个基调都和缓而平淡,安哥在花店外看到嘉瑞二人时关于柠檬的心理描写算是少有的起伏波动了吧?(另一点波动大概是嘉嘉开车那次手抖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显然这点波动这点醋意并不能使一个人冲动起来,他十分冷静甚至对着一堵掉皮的墙决定了今晚的菜单(。虽然没吃成(。。

然后从这份冷静里能看到的,也显然不是对于这份感情的不重视和可有可无。

而是一种笃定和信任。

就像瑞哥知道安哥看到了他和嘉在一起,也并没有多做解释的意思而是觉得没关系一样。

安哥这种转身研究菜谱菜谱研究不成就打扫房间还顺便研究了把干花制作教程回忆了把青春(?????)的行为,绝对不是对这份感情不看重的情况下会做出来的。

还有后来说到他没跟另个人一起甚至没意识到没吃晚饭,还有抱着对方撒娇。……啊,有点萌(你醒醒。

反正对这段感情他显然是……起码目前,显然是非常重视,甚至希望常开不谢的。

多个「起码目前」是因为想到要去好望角的时候用词是「找个人一起」而不是干脆「跟某人一起」。

或许这里隐藏着一点他对于嘉瑞结局的不确定和惴惴不安吧,但是后来又笃定了这周末他们会一起出门了也是emmmm……看不透看不透。

那大概就不是对嘉瑞,而是对自己和格瑞两个人的结局吧,否则他干嘛想到要把玫瑰制作成干花呢。

如果一直在一起的话,就可以天天换呐。

再接着换格瑞,实在话感觉文里对于格瑞对现在这份感情的心理描写着墨不多……大多体现在行动上了吧。

像开始部分提到瑞哥经常对安哥笑。wok一个冰山经常对你笑欸!

如果这都不算爱.jpg

还有说安哥的时候提过他认为「没关系」,这里可以看得出双方对等的信任了吧!这绝对是感情稳固的必备条件啊!!!拥有这份信任何愁不能相伴一生啊!!(不是你等等。

还有是面对嘉德罗斯的时候,很自然地把自己在跟安交往的事说出来,没有刻意没有躲掩,说得平静而淡然,用阐述事实的语调,即便面对的是在自己过往里占着很重一笔的人。

还有比这更让人动心的坦然吗?(然鹅动心也不是你的(。

还有嘉问安到底哪里好,他不习惯不擅长表达这个,但还是有话可说,肯定的说「好的地方是有的」。

(……话说回来分析安哥好在哪里那一段,为啥觉得像小抱怨啊哈哈哈哈,举例是对女孩好就算了,最后还要总结这些优点也容易惹麻烦XDDD

啊不过从语境里是看不出来的,不如说语境里看到的是一种容纳包容的意思吧。

——就算他对女性热心,会惹麻烦,但我跟他在一起。

就是这样。

还有文章接近尾声的时候,带回两份猪排饭(……是吧?我没记清啊哈哈哈),纵容安哥抱着撒娇。

嗯嗯嗯,很甜很宠了。

最后关于安哥放过玫瑰(……)的决定,可以看做是他看到瑞哥回来像往常一样所以放心了吗?所以之前果然还是有点不安的是不是XDDD啊。

最后的最后,说点别的印象深刻的小细节吧。

开头安哥打算好的惊喜很居家很生活,虽然没创意,但很实用,很合适他们两位(虽然最后没用上(。

几笔提过的两人同居日常,比如周末上街找美食餐馆和一起打扫房间,很温馨,是平淡安稳的日常了。

还有对于嘉的眼睛的描写,很漂亮。

再是他们走在校园里,太阳和月亮各悬一方的场景,也很漂亮。眼前仿佛有个拉了广角镜头的画面,天穹很高,天色一半暖一半凉,中间是过渡的交融,他们的身影在画面中间。(日常嫌弃自己不是个画手。

……嗯,差不多是这样了XDDDD

结束啦!

最后祝安哥瑞哥在这篇文的世界里百年好合啊!!wwww

无意义感慨。

虽然因为布伦达是旧设所以当新旧设在文里同时出现时太太们基本都把他设定成年长者。

但是从生日上看,布伦达好像比雷狮要小欸……

9.23 和 4.10 嘛……

当然,是他们同年的前提下。

一个片段

发现大佬们对于前世今生(旧设现设)的脑洞大多是刀……

干嘛啦,干嘛一定要是刀!!

不能这样嘛!!

某次安哥和布……欸布伦达该怎么称呼_(:з」∠)_

总之两人谈人生谈理想。

一直谈到下辈子。

布伦达(笑):下辈子么?虽然今生一直坚守公正,但或许下辈子做个恶党也不错。

安迷修(瞥一眼):那可真是不幸,就算是下辈子,我并没有打算放弃一直以来坚持的正义。如果你要成为恶党,那就做好被讨伐的准备吧。

布伦达(大笑):好啊!我早就想跟你毫无顾忌地较量一场了,这辈子只怕没机会,那就留到下辈子吧!

然后就约定好了(。

至于这辈子为什么没机会,还用说吗?

我的天呐发个人设都被秒屏……

我做错了什么……

怕了怕了。

是布伦达的人设,放在最后一张。

乐乎爸爸求放过!!!!

(跪OTL